当前位置: 冒险岛 > 文章更新 > 心情 > 正文

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38章第四者

  班主任走后,班中同学一下就涌了上来。

  “喂,新同学,你叫什么?”

  “哈哈,笨猪,他叫绿叶,你没长耳朵?”

  绿叶一惊,前一句话是班中一名同学问的,可第二句却是炎竹在回答。

  “...没问你,我问的他,关你什么事。”那名同学有些气愤了。

  炎竹却又是一笑,“我帮他回答,又没帮你,管你屁事啊。”

  周围的同学一下子笑了起来,炎竹说话从来都是不分轻重的。

  “你...”那位男生遭到怒骂,余光下意识环顾左右,当他看到周围都在偷笑时,脸顿时一红,接着怒道:“你皮痒了想单挑吗?不服?”

  炎竹毫不示弱,道:“你也就比我高一级而已,单挑也不见得赢得了我。”

  “好好好...”男生冷笑一声,道:“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那名男生眼见就要发作,左手已经握拳举了起来,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却出现在了教室内。

  “全部坐好!”

  简单的四个字,却没有一个人敢于违背。绿叶惊讶的看去,在前排,一名女生已经坐在位子上将身子转了过来,脸上露含着几分怒气,目光凌厉的盯着炎竹和那名男生。

  狠狠的瞪了炎竹一眼,男生这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班级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炎竹一人还有些躁动。

  有板凳不坐,炎竹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喃喃说道:“还说要单挑,结果在还未准备的时候就已经举起了拳头,你这分明是怕我有准备之后打不过我。”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了的场面顿时又被搅乱了,男生回过头,恨恨的看着他。

  “那好,那我们现在出去打一场。”

  炎竹二话不说,站了起来,可这时,那位女生的声音却又传来了。

  “炎竹,你还想惹事?”

  与刚才相比,女生此时语气中的愤怒更甚了。两只大眼睛定在了炎竹脸上,竟然让他都变得有些安静了下来。

  “班长,你有病啊?”炎竹无奈地看了一眼女生,口中的言词丝毫依旧还是那么恶毒,根本没有一句好话。

  此时,除了炎竹以外,众学生都已经闭嘴了。绿叶则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毕竟才来一天,同学之间又不熟悉,因此他才那么乖巧。

  在这个班上,也只有炎竹一人敢这样和这位女生说话。她便是这个班上的班长,在众人心目中,也真正是唯一一位能够带动整个班级的灵魂人物。

  然而,除了班主任外,也只有她能稍微震住一些炎竹。说实话,对于这个班长,炎竹还是有些害怕的,要知道,她的等级是全年级第一,18级,弓箭手。

  “我只是叫你不要说话。”对于炎竹的极端不成**班长也很无奈,她也不和他一般见识,语气变得温和了几分。毕竟,被炎竹恶语相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炎竹坐下,终于不再生事了。班级又恢复了以往的和谐,但炎竹此时却并不是十分高兴。

  炎竹一边把玩着手指,一边无聊的看着班级各个地方,让他失望的是,由于班长的愤怒,此刻就连那些差生也收敛了起来,再不说话,更不敢搭理炎竹。

  无聊的目光只好变得更加无奈。炎竹随意一瞟,却正好瞟到了绿叶身上。

  “你看我干什么?”炎竹问道。绿叶此时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这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绿叶却反问道:“那你看我干什么?”

  炎竹一愣,有些无语,笑道:“你不看我我又干嘛看你?”

  绿叶也随之一笑,道:“你不看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

  其他人鸦雀无声,此时班中就只能听见他们两人的声音。很多学生都看向了新学生,都有些害怕,不要他也是那种和炎竹一样有些神经质的人。

  “完了完了,班长,你管管啊!”那名男生在此时小声向班长说道,“新同学这才来了多久,就被炎竹感染了,怎么得了?”

  炎竹有时候十分无聊,那种时候从来没有人会搭理他,可奇怪的是,今天刚转来的新同学却和他搭上了调。

  炎竹哈哈一笑,道:“你真有意思,让你同桌真是让对了,以后我就不寂寞了。”炎竹一边笑着,一边将自己的座位向绿叶那里靠近,就在这时,一声怒斥响起。

  “炎竹,够了!”

  那名女班长从座位上一下站了起来,向着炎竹怒斥道。新同学才来几分钟,炎竹真是太具影响力了。。。

  转眼看向绿叶,班长的语气变得温柔了几分,道:“绿叶,你换个位置吧,你才来没多久,坐在这里不适合。”

  炎竹急了,争辩道:“有什么不适合啊?凭什么我不能有同桌?”

  班长道:“老师给过你一次机会,让我坐你旁边,你自己不肯。”

  炎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你上课从来不说话,我让你坐我旁边,我有病啊?”

  班中此时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得罪班长,也只有炎竹敢这样跟她说话。众人默默地看着这一场闹剧,有不少人还期望着他们就在此地动怒打上一场。

  可是突然,班长变得极其认真,深深注视了炎竹好几秒,道:“炎竹,你为什么不能成熟一点呢?”

  众人的目光变得惊讶,些许人还有些钦佩。到底是班长,绝对不会让情绪控制了自己的行为。

  “班主任曾对我说过,你的天赋不亚于我,但我觉得他说的还不够明确,应该是你的天赋超于我,只是你自己不够努力,才会排在我之下。”

  某明男生在听到这句话后不屑的看了炎竹一眼,一脸不服。

  炎竹依旧淡淡地看着班长,目光没有什么明显变化。

  “两年后的天竞赛,众学校都会参加,你能否安静两年,努力修炼两年,你也许真的可以带动我们学校获得一个靠前的名次。”

  班长眼中的愤怒早已变为了劝慰,甚至还带着一丝恳求之色。这番话,并不是她为了促进关系说出的,而确实是实实在在,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她很早就意识到,炎竹的天赋其实真的比自己高。

  但正如她所说,天赋再高,不努力,那便是可惜了天赋,糟蹋了自己。而炎竹的不成熟就显然是如此演变过程的一种征兆。

  “修炼多无聊啊!”炎竹喃喃说道。可谁都没有发现,他此时的目光中却出现了一丝悲伤,表现出来的这种情绪与此时的情形,对话之中的语言,完全不相符合。

  目光依旧无奈,炎竹淡淡地看了一眼班长,坐了下来,终于安静了几分。

  班级,也终于随之安静了。闷热的空气散播在教室内,尽管众人都是枫之者,却依旧无法抵制这片炽热。

  唯有绿叶,额头上没有出现一丝汗水,表情也很和蔼,并没有因为炎热而感到丝毫烦躁,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感到任何炎热。

  没有热闹看了,绿叶的目光也只好回到了自己的书桌上,两本早已被他背的滚瓜烂熟的书投入了他的眼中...

    766游戏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766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