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冒险岛 > 文章更新 > 心情 > 正文

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36章—步入新学院上

  绿叶眉头一皱,这样一来自己的确是麻烦了许多,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阳晨何时会用自创技能,何时又会用刚学的强力攻击。但是千万别忘了,哈林只是叫他坚持半个小时就可以了,并没有要他胜利。

  此时,他看着阳晨并没有要动的意思,只好主动迎接上去。

  空中,绿叶急速前行着,倒像是一只还不会飞的小鸟,每每跳跃很长一段距离后就落了下来。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阳晨握着长矛的手指却悄悄地紧握了一下。

  下一刻,就在绿叶再次跃起,腾在空中之时,阳晨动了。

  他再不是向下挥砍的引力攻击,也不是聚气为一点的强力攻击,这一次,他仅仅只是虚空一挥,但迎来的,却是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把巨大的长矛犹如脱离了阳晨手中长矛的本体一般,径直冲向向了绿叶,让人不得不瞪大双眼的是,这只长矛还并不是阳晨手中的长矛,因为从这根长矛上,绿叶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

  它通体金黄,锋芒毕露,绿叶几乎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阳晨一个很强大的技能。

  可就算是猜到了又能怎么样?此时他在空中,根本无法变换方向。阳晨极其狡猾,他早已算好了这个技能飞到绿叶身上的时间,因此,绿叶缓缓下落之时,在落地之前,必定会与之相撞。

  “不可能!”

  可是突然,绿叶做出了让众人震惊的一幕。在下落时,他竟然改变了自己的方向,竟朝着后面瞬间快速移动了一小段距离。长矛从他后背上空三尺处飞走,却是一根毛都没有动到他。

  哈尔模尼亚点点头,向哈林微笑道:“能在短时间内做出这样的反应,这样的徒弟你还抱怨什么呢?”

  哈林也有些惊讶。绿叶刚才的行为实际上就是将‘迅捷幻影’延迟了一会儿用,可没想到,他竟然能那么快反应过来。

  哈林皱眉道:“我并没有说对他不满意,只是不太满意。”

  显然,哈林所说的不太满意便是指绿叶的态度了...

  ——

  再次落地时,绿叶已经来到了阳晨的面前。他的手腕宛如闪电般的靠近阳晨,手中的短刃瞬间变为了两道残影。

  “你太狡猾了”阳晨这会儿也对刚才的情形反映了过来,不禁对他感叹道。不过嘴上虽是在说,可他的手部动作可没有慢下来,长矛一字开,阻挡着绿叶的进攻。

  “~叮~叮~”

  兵器相碰。阳晨眉头一皱,双手险些被震麻,却是更加吃惊的看着绿叶。虽是挡了下来,但他这一挡竟极为吃力。

  他这二十天到底干了什么?阳晨不禁有些骇然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自己用出三十级的技能,打败他也并非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况且,哈林不是还叫他不准用一个技能吗。也就是说,不光自己是被限制了的,他也同样遭到了限制。他终于意识到,绿叶现在真的变了,变得如此强大。

  功夫不负有心人,绿叶这二十天内可是熬出来的。每个技能修炼五百遍,这可不是白练的,现在,他对自己的技能可是非常的熟悉,包括如何衔接。

  双脚灵动,在绿叶不禁意间,战斗步伐带着阳晨的身体迅速后退,与此同时,阳晨举起了自己的长矛。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拉开距离。绿叶的二连击是专业近战的,这么近距离的战斗他显然不适合,因此,他必须将距离拉开,将自己长矛的攻击发挥到极致。

  一定距离后,阳晨才停下了脚步,目光一凝,手中高举的长矛狠狠地劈了下来。只要距离控制住了,绿叶就只能够格挡,而自己本就是越打越强,久而久之,还怕赢不了他么?

  战神有一个特性,三百年前的阳晨曾被暗黑龙王强制注入了它的血液。阳晨本是光明体制,注入暗黑龙王的血液后因此受到了巨大的反噬而死过一次。但之后被一位主教救活,随后发现,他的体内竟出现了黑暗和光明两派,于是,每次战斗时他体内的黑暗和光明也会随之发生争斗,同时,体内的争斗会渐渐激活他的身体,所以战斗的越久,他便会越加强大。

  幸好,体内的黑暗和光明是完全平衡的,所以每次争斗下来都不会产生副作用,可是会特别的劳累,但是,平时它们是不会争斗的,只有当阳晨战斗之时,才会发生争斗,从而激进他的战斗力。

  不过,为了持久作战虽然是阳晨拉开距离的一个原因,但其实阳晨还有一方面是因为比较害怕绿叶的刚才所使用的二连击,那是飞侠的一个初级技能,虽是初级,但是攻击很恐怖,速度又快,过于近距离作战他一定不是绿叶的对手。可二连击攻击距离极短,几乎只能在贴身战斗时使用,拉开了距离,阳晨就丝毫不用担心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下一刻,阳晨发现,他再一次失算了。

  面对阳晨正劈落的长矛,绿叶手中的短刃突然间也变为了一把长矛,就在千军一发之际,他竟毫不理睬自己即将受到的攻击,却是拿着长矛,向着阳晨的胸口处刺了过去。

  “住手!”一声大叫,却在此时响起。阳晨和绿叶同时愣了一下,彼此的长矛也停在了半空中。

  扭头看去,才知叫住他们的是哈尔模尼亚。绿叶松了口气,有些疲倦地看了阳晨一眼,竟发现,他此时正瞪大着双眼看着自己。

  刚才绿叶作出的反应极其疯狂,但却极其实际。再斗下去他本是会输的,但阳晨没想到他竟然看破了这一点,用出了同归于尽这种做法。

  他一直观察着绿叶,竟发现他没有丝毫犹豫,也就是说他是在一念之间就做出了这样的反应,这是何等恐怖的心智?

  首先,绿叶的应变能力不说,单是他的想法就极其大胆。同归于尽,就算知道武器是被哈林做了手脚,可按照常人的心智也会害怕发生危险而不敢做此举动,而他竟然会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没有任何犹豫的做了出来,这样的人是相当可怕的。

  哈林此时也凑了过来,没有任何预兆,突然向着绿叶大怒道:“你为什么不挡?想同归于尽?不怕伤到自己吗?不怕伤到阳晨吗?”颤动的目光中担忧未散,怒意却渐渐涌上,掩盖了担忧之色。

  绿叶一愣,道:“你不是说过你在武器上做了手脚吗?怎么可能会有事?”

  哈林怒道:“我们根本不可能防止危险,只能尽量减少后果。”

  绿叶道:“那就只能怪你自己没有说清楚,并不是我做得不对!”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倔强起来,他不认为自己有错,他很讨厌哈林有时莫名其妙的怒骂自己。

  哈尔模尼亚在一旁偷偷笑了笑,劝道:“算了,并没有发生危险,也确实是我们没有说清楚,这次就原谅他吧。”

  闻言后,哈林并没有说话,但心中怒意消散了几分。回想,事先是没有说的那么详细,也不应该全怪绿叶。

  可此时,绿叶却嘀咕道:“你常常抱怨阳晨优秀,那你也应该看看阳晨的老师,你只会无理取闹而已,可他不会。”

  “你...”哈林再也无法忍住了,咬着下唇,心里一阵扭曲;自己苦心教导他,可他却是羡慕阳晨的老师,讨厌自己?

  “那你就...”带上怒意,哈林险些发怒,可她刚吐出了三个字,却又突然间收了回去,因为她在刹那间想到,当年姐姐是不是和现在的自己是一样的感受?

  绿叶一愣,因为他发现哈林此时的目光正有些颤抖。

  当年姐姐也是逼着我修炼,但我也和绿叶一样经常耍脾气,难道说她要求我修炼也不单单是为了精灵族的利益,而是希望我能自保?难道说她对我严格,其实也是关心我?

  之所以认识到了这一点,因为她此时就有了亲身感受,渐渐地与绿叶呆久了,她越来越觉得绿叶很像自己小时候,而现在的自己,越来越像原来的姐姐。

  没错,他现在希望绿叶成长已经不再单单是为了重现当年的一切,不再是为了阻止什么了。虽然只有二十几天,但她已经彻底习惯了和绿叶一起生活,内心深处,其实也很喜欢绿叶的俏皮、天真,因为,这就和自己的原来一模一样啊。

  但现实的一切,不得不让她对绿叶严格要求,不然绿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难道自己的姐姐也是因为不想让我被欺负?被淘汰?

  就在这时,阳晨暗中耸了耸绿叶,绿叶又在内心中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深吸了口气,缓缓低下头,道:“老师,我刚刚开玩笑的,对不起啦。”

  当绿叶看到哈林目光颤抖的那一刻,他就有些懊悔自己的毒舌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幸亏阳晨帮了他一把。

  阳晨的手又在这时握成拳头轻轻打了打绿叶的后背,表示鼓励。与此同时,哈林看向了绿叶。

  绿叶发现,哈林的目光此时依旧是颤抖的,只是与刚才有了明显不同。刚才的颤抖是因为她遇到了揪心的事情,而现在的颤抖却是因为激动和高兴。

  哈林刹那间明悟,这就是自己当年和绿叶的唯一区别。绿叶虽然很幼稚,爱赌气,但是绝对不希望因此而伤害别人。而自己当年却是因为气不过而伤害了姐姐...

  绿叶不知道,哈林在此刻在心中默默做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决定今后如论如何也要心平气和对待他,不能让自己过去的道路再送绝了绿叶。看似简单的决定实际上异常艰难,换句话说,这可是在改变她的性格啊。

  “嗯”哈林点了点头,原谅了绿叶。心中虽想,但她无论如何也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的。

  这时,哈尔模尼亚脸部细微抽搐了一下,竟是像在偷笑,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道:“这场比赛,你们打平了。”

  他这句话的深层含义明显是转移话题,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了台阶立马跟着挤了下去。

  绿叶第一个道:“不是一阵风吗?怎么现在就结束了?”

  哈尔模尼亚看了他一眼,道:“那你还想比赛吗?”

  “不了、不了”绿叶赶紧摆摆手。这一场他就已经是够累的了,再来一场,怎么还受得了。

  哈尔模尼亚突然郑重的道:“绿叶,虽然是平手,但是今后的战斗中你必须切记以保全性命为第一要素,打不过就跑,绝对不可做出今天这种举动,这次先饶过你,下次可就要重罚了。”

  “哦”绿叶点点头,其实他也是因为相信了哈林的话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不然像他这么怕死的人怎么可能做出同归于尽这种事呢?

  哈尔模尼亚道:“明天就该将你们送去学校了,今天晚上不用修炼,你们可以好好休息。”

  “什么,明天就要去了?”这次反应最快的是阳晨,他简直有些不相信,时间可安排的真紧啊,一点都不给他们休息的余地。

  哈林道:“开学已经过了两天了,明天再不去你们就不能去了。”

  这里的假期仅仅只放一个月,绿叶被学院退学那天正值放假,之后又消磨了十多天,又在这里修炼了二十多天,算下来也应该是开学了。

  这时,绿叶突然凑到哈林身边,不怀好意的道:“老师,借点钱好不好?”

  哈林对绿叶的亲近有些不自在,对绿叶的要求更是感到莫名其妙,戒备地道:“借什么钱,我可没有钱。”

  绿叶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哈尔模尼亚,又道:“我上过学,知道中途入学是很贵的,普通家庭都付不起,你能让我们去学院,还能拖两天,肯定是有很大的本事了。”

  绿叶所说的本事自然是指经济上的,阳晨却在一旁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一脸茫然。

  此时,哈林观察到了阳晨的表情,顿时一笑,将目标放在了他身上,道:“给你人一个怎么行,阳晨也要的话我就给。”

  绿叶一听,乐了,赶忙回头道:“阳晨,说句话啊!”

  可让他彻底失望的是,阳晨居然来一句:“钱是什么?利琳叫我不要乱收别人东西,我就不要了。”

  他说这句话时是皱着眉的,显然很认真,没有半点做作,更不可能是开玩笑了。

  绿叶大急,道:“就算是帮帮我,你就要了好不好?”

  阳晨皱眉道:“你要吧,我不了”

  绿叶苦笑道:“你不要的话她是不会给我的,你要了他们才会给。”

  阳晨有些为难了,首先他根本就不知道钱是什么,要来也没用,其次他本就不喜欢乱要别人东西。

  哈林笑了笑,居然对绿叶教育道:“阳晨的做法很好,绿叶,你要多学学别人,不要乱要东西。既然他不要,我也不能自私,光给你。”

  看着她美丽的笑容绿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哈林将一切都推到阳晨身上,太不要脸了!阳晨对于这方面简直就是个白痴啊!

  可突然间,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快速凑到阳晨身边,在他耳旁悄悄说了些什么话。

  听后,阳晨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表情凌然潇洒,口中力度十足,只听他重重地说了三个字:“我也要”

  “你...”哈林有些呆滞,她真不敢相信阳晨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给他说了什么?”哈林十分诧异,不禁问道。绿叶却是毫不客气的道:“现在阳晨也要了,你再不给就是你自私了。”

  哈林愣愣地点点头,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很好奇绿叶到底说了什么,让阳晨一下就改了态度。

  哈林一边点头,一边呆呆的道:“好好好,晚上就给你。”

  哈尔米尼亚一笑。他离阳晨很近,可是亲耳听到了绿叶所说的话,这个小子真是逆天啊。

  绿叶刚才所说:“阳晨,你就先给他们说你要,然后等到他们给我们了之后你再把你的那份还给他们,那就可以了,也帮了我。”

  其实绿叶也并没有那么坏,他也是在帮阳晨,因为他知道阳晨要将钱还给他们时,他们是一定不会收下的。

  于是,绿叶便迎来了一个快乐而又贪婪的夜晚...

  ——————

  第二天。

  早晨,本该是休息的最好时机,但是学生总是会被牵涉住自由,而教室,便是自由的地狱。

  这里是六路岔口,这里的学校是金银岛的最高级学校,在这里,一切学生都是天才,而这个一班里,更是天才中的极品。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缓缓走上了讲台,看着台下一片歪倒,生气地拍了拍桌子。

  “蓝溪儿,你怎么也倒下了?”老者眉头一皱,语气还算温和的问向了台下一名极其漂亮的女生。

  这位少女的眼睛有些发红,显然是熬夜而至,但劳累的脸色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她的脸犹如雕刻一般,竟没有任何瑕疵。

  不敢犹豫,少女如实说道:“老师,昨夜修炼耽搁了时间,对不起了。”

  众学生之中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自然,没有人会怀疑她说的是假话,她从来不会说谎,他们只是觉得变态,昨天的功课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天,居然她还可以抽出时间来修炼,真是刻苦啊。

  难怪别人小小年纪就修炼到了二十一级,这才一个假期啊,记得上学期期末测试时她也不过十八级,如今就已经到达了二十一级,一个月三级,看来这个假期她根本没有对自己丝毫放松。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关心的道:“修炼和休息要分清,休息的不好,自然修炼的再多也没用”

  “嗯”少女乖巧的点了点头。身子坐端了几分,注视着他。

  此人便是一班的老师,冷厉。在学院里,也算得上是有地位的人物了,平时他都是非常严格,可今天早上却看他有些兴色,众学生不禁有些疑惑。

  就在这时,有一个学生站起来,向他问道:“老师,我听朋友说今天我们班是不是要转来新学生啊?”

  冷厉有些惊讶,他也是昨天晚上猜得到的消息,没想到这个学生也得到了,看来他的消息很灵通,于是点点头道:“今天确实会转来一个新学生。”“哇”众学生一片兴奋,整个教室里不禁响起了一片议论声,大家都很想知道新学生是什么样子的。全班几十个人中,几个不务正业的人向那个消息很灵通的人问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回答:“我听说是女的,告诉你们,据说她可是和我们班的蓝溪儿是一个等级的。”

  “我靠,不会吧,那么给力!”教师中顿时响起了欢呼声,特别是男生,脸上都一片喜色。要知道,蓝溪儿可是公认了的学校之最,只是由于她本身不爱露面、出风头而只有少量人知道她。此时,竟说来了一个和她一个等级的女生,众人多少心里还是有些不相信的。

  冷厉大怒,一拍桌子,道:“你们在说些什么!再说一句就给我滚出去。一班是最优秀的班级,哪里容得你们这样侮辱班级名声?”

  教室里顿时变得安静。此时再出风头,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冷厉道:“你们知道新转来的学生多少岁吗?”

  众学生纷纷道:“当然是13岁,学院不会收年龄不符的学生。”

  冷厉冷笑一声,接着道:“那你们知道她有几颗枫环吗?”

  “一颗”大部分人说道。

  “难道和蓝溪儿一样是两颗?”有少量人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冷厉。如果真是两颗的话,她便会成为本年级前三,目前为止,到达二十级以上的人也就只有蓝溪儿和蓝星了。

  “哼,你们听好了,是三颗”冷厉有些骄傲地说道,就像这个学生是自己教出来的一样。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十三岁就有三颗枫环,这还哪里是人?”整个教室刹那间炸开了锅,一片议论声散发出门外,倒像是个茶楼,而冷厉就是个说板书的贩子。

  冷厉拍拍桌子,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个学生今后将成为我们学校的荣耀,更是我们班级的荣耀,你们要好好向她学习,她的到来将会带领我们班级再上一个台阶。”

  “蓝溪儿,她坐你旁边。”学生们见冷厉一阵废话后,终于将几十人所瞩目的新同学位子的选定找落了下来,可让众人失望的是,位子居然是选到了蓝溪儿的旁边。

  “这还要不要人活了!两个美女坐在一起,还要不要我们上课啊!”一些学生笑着开玩笑道。不过也并不奇怪,因为几次遭到同桌骚扰,所以蓝溪儿的座位旁边就一直没有位子,此时选到她旁边也没有什么特殊原因。

  蓝溪儿也是一脸震惊,十三岁的三十级,这是她也不敢相信的事情,此时新同学被安排坐在她旁边,也正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进来吧。”就在这时,冷厉望向了门外,点了点头,微笑的说道。下一刻,一名女生紧接着走了进来。

  这一次,众人都不再说话了,因为冷厉正扫视着他们,目光不允许他们吐出半个字。但虽是如此,还是可以听见一些人吞唾沫的声音。

  没有骗他们,这名新同学却是是一位极品。与蓝溪儿一样精致的相貌,没有半点瑕疵,并且还有一点最吸引人的是,她的耳朵竟是尖尖的。

  “你就坐那里吧。”冷厉微笑的向她示意了一个座位,少女淡淡地走了过去,坐在了蓝溪儿旁边。

  “你好,我叫蓝溪儿”刚一坐下,蓝溪儿就给她打了个招呼,少女一愣,微笑道:“你好,我叫哈木,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766游戏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766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