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冒险岛 > 文章更新 > 心情 > 正文

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二十三章幻影空间

  第二十三章——幻影空间

  直到这一刻,老者终于才有些反应过来了。他极其害怕小心的问向族长:“族长,这两个人你杀掉了?”

  树旁隐藏着的绿玲菲也深感惊奇。但首先,她绝对不会相信两人消失的原因是被杀死的,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还并没有强大到如此地步,以至于可以将人瞬间化为灰烬的技能。其实老者的询问也只是试试族长的目的,他也并不相信这一切的真相是因为族长的怒火,他即使强,但还并未达到那种地步。

  可让老者觉得十分诡异的是,族长居然接下来颤抖的向他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他的声音很微弱,但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有力,像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没有什么事情会让老者比现在更加不可思议的了。族长在说什么?从他口中居然说出了不可能三个字,他这么孤傲的内心和强悍的天赋,是什么让他口出此言?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是族长......

  “别让这件事情泄露出去,不要让除了我们家族以外的任何人知道这个事情。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已经给这两人做出相应的惩罚了。”

  老者顿时震惊的道:“什么,难道族长这两人不是你.......”

  一道冰冷的目光突然向他刺来,族长冷冷的看着他,老者瞬间吓得停止了说话,但却用出了更加震惊的目光看向他。

  接着,族长的语气又在刹那间转化为了悲伤,他复杂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尸体已然发冷,但族长的心却随之越来越滚烫了....

  “小心保存我儿子的身体,回去之后尽可能召集一切祭祀为他拖延住时间,我会竭尽全力在一个月之内找到一名主教,让他重生。”

  “主教!”老者差点没叫出来。要知道,在枫之谷上120级以上的强者本就屈指可数,而一名主教更是少之又少。主教的修炼是极其需要天赋的,一名主教出现,相当于是一个奇迹。

  老者内心暗暗自叹。他远远想不到,族长在这些年中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竟然有能力认识一位主教朋友,这再一次证明了无论是他的天赋,还是聪明,都是极为强悍的。

  再没有过多的言语,老者招呼两个人极其小心抬起了那位少年的遗体,在一片绿色的屏障中,急匆的走向了家族。

  ————————

  我叫绿叶,生活在金银岛。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祥和,一切都是那么美丽,仿佛这是神有意赐予这个世界的一样。

  我是个孤儿,从四岁开始,我就到处漂泊。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从小生活在衣饱难足的环境下,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我是个没有理想的人,我对生活的要求很低,我仅仅需要,一个普通的家,和几个知心的朋友。如果可以,我还想要一些谷币,也许有了一些古币后,姐姐就不会这么劳累了。

  我的姐姐叫绿玲菲,是个普通平民,她不是枫之者,没有枫环。在十二岁那年她曾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永远记得起她那时激动而又慌张的神情,可在那一天,当我的手与那奇异的水晶玻璃球相接触时,她的神色黯淡了,那个奇异的水晶球大声叫道:“枫环觉醒成功,枫环导航失败,先天血脉怪异,无法修炼。”不知为什么,当时周围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我,他们有些人在笑,有些人却只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他们对着我笑,我便也对着他们笑了,可就在那时,一阵更加震耳的笑声却在人群中爆开,他们宛如奇特生物一般的看着我,我突然发现,这种眼神好陌生.....

  我家几天后来了一位客人,他对我非常友善,他是一位哥哥,但我知道,他对我的友善是因为他和我姐姐之间的关系才建立起来的。他问我姐姐,还要不要让我去他们学院学习,我姐姐坚决的说要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一种新的生活开始了。

  我步入了学院生涯,开学那天,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位老师,她叫莎娜,是个年轻的女教师,他对我们很苛刻。我从小不喜欢看书,因此她经常针对我,但突然有一天,她对我并不针对了,我仿佛在刹那间感觉到了她和善的一面,可之后我才知道,这种转变叫不屑。

  其实,我真的不需要任何人看得起或看不起。在学院,我明白了实力是什么,我明白了在这里有等级之分,我明白了,原来,我是个顶级废物。

  废物是用来践踏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认定了这个观点。没有人看得起我,没有人会和我说话,甚至是和我并排走在一块,每当看见我,他们总是会冷冷的瞥我一眼,但这种目光,我已经习惯了,甚至已经慢慢融入了我的思想。

  我开始不听课,开始顶嘴,开始逃课,开始整天整天不上课。我是自由的,没有人能够束缚的了我,即使是学院的老师,在几次给我姐姐反映了我的情况之后他们也放弃了。

  在第一次期末测试中,我却突然对修炼提升起了兴趣,我看到一种方式,一种极为好玩的方式。它不需要像魔法师那样天天啃着书籍,也不需要像战士那样天天做着强化型的锻炼,它只需要跑,简单的闪躲。

  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也不知道这种方式出自什么职业,我只知道,它适合我,我也很热衷于这种紧靠躲避保护自己的方式。但我明白,这需要努力,这需要刻苦的汗水。

  我找到了一个复杂的地方,我利用逃课的时间不停地训练着这种技法,刚开始我在模仿,但后来我却发现,模仿是那么的困难,我没有他那么好的天赋,于是,我开始创造出了一种自己的躲避技法。

  第一次,我体会到了汗水与成功之间的密切关系,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我甚至天真的认为,这一切足以让我保护自己,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已经学会了一种方式,我永远不会让他们找到可以破解我保护自己的破绽。

  一天,我一如既往的练习着这种技法。放学时间降至,我向教室走去,却在那次,我在走廊上遇到了我终生难忘的一个人。

  她叫蓝溪儿,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我与她打过一场,其实那不算打,我是在逃,但我却清楚地认识到了,我创造这种技法的作用和实用性。

  我是在后面才认识到的,因为我之后才了解,她是一名天才,在我们学院是数一数二的学员。可不知为什么,在我告诉她我是那个连枫环都不能修炼的废材后,她却根本不介意,就这样,我终于拥有了第一个朋友。

  我很珍惜,能有一个朋友。我甚至颠覆了我的观念,我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并不是排斥我的,即使它对我并不是像其他人那样公平,但我不介意,我的要求真的不是很高。

  你也许根本无法体会到,当一个人在刚刚经受了无法割舍的东西之后,却又要被人割舍的那种感觉。蓝溪儿是个天才,她无论是各方面都是那么招人喜爱,因此,我们的友谊遭到了限制。

  蓝星,另一个天才,是连蓝溪儿都比不上的天才,他在每次的测试中总是第一,是学校极为重视的对象。然而因为我和蓝溪儿的过于亲近,却遭到了他的不满,是的,不满,因为我那时根本不知道那种情绪叫做嫉妒......

  对于蓝溪儿,我真的只是将她当做一个朋友看待,我很珍惜她,仅仅是因为值得我珍惜的人太少了。她是我唯一的一个朋友,我不敢多奢求什么,我仅仅只是将她归结于我朋友的界限,是因为我尊重她,我不希望我任何变质的举动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友谊。

  我和蓝星曾立下了一个赌约。在下一次学期的测试中,打败他,便可以重新获得和蓝溪儿成为朋友的机会。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赌约只是形式而已,是蓝溪儿的家族和蓝星想断绝我与蓝溪儿之间的一种理由。

  我开始疯狂的修炼,夜以继日的延生我这种技法,我知道,在天赋方面我远远不能与蓝星抵抗,我只能依靠我自己的力量来获得这个赌约的成功。

  事实证明,那是不可能的。他是天才,而我是废材,废材和天才之间的碰撞就犹如鸡蛋碰石头,破碎如渣。

  我输了,在那天,校园竞技场中,并且,我收到了一份退学书。我的表现,已经引起了校方的严重注意,可是,我退学,不要紧,但我绝对不希望我的姐姐因此而寒心。她照顾了我十三年,我根本无法想象她收到信件后会是怎样的神情。

  当姐姐对我说出最后的三个字时,我绝望了,我的脚步根本不受控制的自由波足着。那一天,仿佛是上天看到了我的悲惨,在那一片深深的树林中,我死了。可是,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是一层金光保护了我,后来,我遇到了杨晨...........

  “那你真的一点都不希望变强吗?”一个柔美的声音充斥在绿叶的周围。一切仿佛都禁止了,仿佛只听得见绿叶淡淡的心跳声,没有慌乱,有的只是平静的波率。

  绿叶撇了撇嘴,道:“我已经死了,变强根本没有任何有意义。神,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求你,保护好我姐姐,还有我希望我的下辈子是一种普通的生活。”

  神沉默了,不再说话,仿佛是在犹豫。绿叶的心此时却随之默默的加快了,他多么渴望一种普通的生活啊,难道,难道我连获得一种普通生活的资格都没有吗?

  “普通?你太天真了。”外界,一名绝色女子脸上挂起了一丝不满。女子的身边站着一位少年,杨晨一脸疑惑的问她:“你到底要干什么?”

  女子看了杨晨一眼,道:“战神,我不会伤害他的。我只是要让他恢复他应有的天赋和实力,这样,你们才能更快的成长。”

  “实力,绿叶怎么会有实力。他只是个普通人,他在哪里!”

  这个问题杨晨已经问了无数遍了。从来到这里以后,杨晨就开始问了。但由于担心自己的鲁莽会遭到此人的毒手,因此一直没有做出反应。其实,他也并不怎么认为这名女子心存恶意,不然,怎么会知道自己和利琳的事,又怎么会救出绿叶和自己呢?

  终于,这次女子好像是被杨晨问怕了,直接说道:“我叫哈林。”

  突然间,杨晨的瞳孔剧烈放大,哈林!?

  ————————

  周围的一切开始再一次变得虚幻了起来。绿叶默默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景物,原本的树木和清水不在了,却是在瞬间变换成了一种空无,一种没有一切的空无。

  这是神的领域,绿叶充分认定自己的观点,他不会天真地认为自己还活着,因为这里的一切根本不是现实世界能做到的。

  再也没有声音与绿叶交谈,时空仿佛静止了,又仿佛这个地域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绿叶只是看到,在他的面前莫名出现了一堆书。

  书并不吸引他的眼球,在他的心中看书无疑是最乏味无趣的东西。周围太安静了,安静的绿叶甚至觉得有些诡异,因此,他想起来走走。

  三天后——

  绿叶快闷死了,他来到这个地方已经三天,也走过了许多地方,但是这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无论绿叶走到哪里都是不变的景物。

  他干脆坐下。很奇怪,他一点也不感到饿。可能神的世界中根本不需要食物吧。

  这里没有风,没有树,没有草,没有建筑物,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永无止境的灰色,和始终跟随着自己的一堆厚厚的书。

  绿叶肯定,再这样下去他会疯掉的,三天之内,他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干过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始终就这样无目标的走着,仿佛,这是排除他无聊的一种方式。

  十天后——

  绿叶趴在地上,微微睁开着自己的双眼,无助而冰冷的看着这里的一切。永无止境的灰色已经让他的心也灰暗了。十天了!整整十天他没有说过一句话,更没有找到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中,只有他一个,只有他一条生命。他根本对这里提不起丝毫兴趣,他甚至想过自杀,可是周围的一切却没有任何可以让他自杀的条件,咬舌自尽的话,他又没有那个勇气。而在他的身旁,始终跟着一堆书。。

  二十天后——

  绿叶一直睁着眼睛,可是,他趴在地上,眼睛一直一动不动。

  十天前,他再一次鼓起信心。走了三天三夜,寻找着这个世界是否还存在着生命。只可惜,事实再一次让他绝望了,当他手腕上表的示数再一次指到十二时,他知道,已经三天了,仿佛就像是失去了动力一般,他顷刻间倒在了地上,绝望的看着这一切,他的眼睛早已灰死,只是淡淡的注视着某个地方,回忆着什么。过了一会儿,眼神习惯性的换了一下方向,却在偶然间,盯住了在他身边摆着的一堆书。

  三十天后——

  绿叶疯狂地阅读着每一本书,这是他唯一排除寂寞的方式,在这个世界中真的是一切都没有,除了他以外,真的就只有这面前的一堆书了。

  书很多,却又不多。书虽然有一堆,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不知道会有多么漫长,一本书,此时仿佛成了他的一种生命,他每个字都极为小心的阅读着,包括说明,根本不放过书中的任何一个部分。

  这些书并没有什么乐趣,全是讲述枫之者技能或概念的,可这对绿叶已经没有了丝毫关系,三十天都没有人和他说过话,他早已绝望了,他知道,要是他的面前再没有这些书的话,他真的会疯掉的。他读这些书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从早到晚,一直就这样读着,然而在不知不觉之中,他的心中却默默地害怕了,书,已经不多.

  他不敢停下来,虽然书不多,但他根本不敢停下来或者将读书的节奏放慢,他知道,要是他一停下来他的内心立刻就会崩溃。他根本无法再忍受丝毫寂寞了,只有靠着眼前的这些书来拖延住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意志。

  七天后......

  不知不觉中,绿叶的目光已经扫视在书的最后一行。每一本书他都基本上会读到将其背下来的地步,他开始抱怨,抱怨他的聪明,正是因为他很聪明所以很快就能背住一本书,可是,这就意味着书很快就会被他背完啊。

  仿佛落入了悬崖,绿叶眼前一空,最后的一个字已经被他读完,眼前顿时出现了一片白色,再没有那黑黑的字符了。也许他根本没意识到,他已经将枫之者的所有知识全部背完,其中甚至还包括副职业的锻造、制药等等。

  书,已经没有了。绿叶发疯似得丢掉自己手中的那本书,将他读的第一本书捡了起来,可当他再看里面的内容时,他发现,他早已背的滚瓜烂熟。

  又要一个人了?这是绿叶心中的第一个反应,他绝望了,书已经读完,再没有什么能拖延住他濒临崩溃的精神了。寂寞、无聊和被限制住自由,是绿叶最为害怕的东西。

  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读完所有书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出现了一些变化。

  ————————————

  “他要出来了”绝色女子的脸上突然挂起了一丝微笑和期待,看着她头上方的天空,自语道。

  已经三个小时了,整整三个小时杨晨都没有看见绿叶的身影,他仿佛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而此时,突然听见她说出这样的话,难免有些激动。可是他不会去多问什么,他深知,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位女子,是不会害绿叶的,因为,在这三个小时之中女子给他说了很多关于绿叶的事情。

  虽然女子讲完过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但是他的内心之中任然是震惊的,他根本没有想到,原来绿叶并不是什么引导者,而是他将来会并肩战斗的兄弟......

  就在这时,一束灰色的光,和着一丝悲哀和绝望照向了大地。女子神色略带些期待的看着这束灰色光芒,杨晨则是激动。

  “扑通~”只见那束灰色光芒中赫然走出了一个人,绿叶宛如行尸走肉般走了出来,却在灰光消失的顷刻间跪了下来,虚脱沉睡了过去........

  绿叶根本不知道的是,他仅仅只用了三个小时,读完了别人五年也读不完的书。而且绿叶还不能说是读完,是精通....

    766游戏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766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