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冒险岛 > 文章更新 > 心情 > 正文

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20章借刀杀人无心陷害

  第二十章——借刀杀人、无心陷害

  小说章节列表

  那人消失的原因,其实也不过就是大汉轻轻用针轻轻点了点他的头盔......

  即使一场战斗已经搞了一个段落,可是大汉却依旧不敢有丝毫分神,周围全是选手在战斗,无情的利刃随时会从背后悄声袭来......

  “扑通”一声,又是一位选手带着悲壮不甘的眼神无助的倒下。战斗往往就是如此残酷,下一秒,整个竞技场中便没有了他的身影。

  一方战斗的结束往往意味着另一个战斗的开始,选手们永远不会停下来给自己休息的时间,他们总会秒不停息的去寻找下一个猎物,即使猎物有可能会是自己......

  场内,一个娇柔的身影一直灵舞在其中。一号选手凭借她那灵活的战术和出牌诡异的打法,已经传送了很多人出去。

  几乎所有选手都在注视着她的动静,在他们心中,一号选手甚至比大汉还要可怕。如果说大汉的战斗是以狂暴,猛力来形容的话,那么一号选手的战斗就是截然相反的冷静。

  没错,就是冷静。冷静的让人可怕,她一直没有主动出击,她的获胜方式是观察明白每一位她将要面临选手的破绽。然后再毫不停留的刺穿他的破绽。

  渐渐的,大汉和绿玲菲越来越靠近了。他们分别从左右两边慢慢靠向了中间,他们路过的选手也都消失在了场内,眼看着狂暴和冷静就要相撞。

  “叮~叮~叮~叮”。不时,一声清脆的铃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听到这个声音,大汉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不妙,绿叶的时间快到了。

  在开始比赛之前裁判曾说过,一个人的潜伏时间不能超过二十分钟。显然,绿叶在树上那么久,他的潜伏时间已经接近规定时间,此时的铃声便是他的警告,他将只剩下五分钟的潜伏时间了。

  不过,铃声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选手们在五分钟内并不会推测出绿叶此时的所在位置,但这却让绿叶为难了,树那么高,难道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下来吗?谁能保证有人不会攻击他?

  一块淤泥从高空飞落,绿叶决定不能马上下来。此刻铃声刚响,现在下来,必然会遭到不少选手的围攻照顾,而最重要的一点,他必须将眼前的这个选手消灭。

  淤泥以一条弧线状飞了出去。许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原来在树的这一侧,一位丝毫不亚于大汉和一号选手的另一名选手一直在这边战斗,而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一群伙伴。

  结群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在今年的竞技场内,结群战斗的队伍竟达到了四个队伍,这已经是很多年没有遇到的了。然而在这四个队伍中,眼前这个队伍的战斗力无疑是最强的。他们的默契程度根本就不像是才组合的那种临时队伍,以他们的老练和成熟,这显然是已经组合过很久的队伍了。

  这个队伍由四个人组成。在这个队伍中,绿叶还从来没有发现过抢头盔的这种低级错误,不仅如此,他们的组合之中根本没有多余的一句话,仿佛从彼此之间的眼神之中就知道了下一步该怎么做。他们往往轮流这攻击一个人,这不光是为了节省体力,也是为了不让敌人琢磨透自己的战斗方式。

  天啊,如此强力的一个队伍绿叶又怎能容得下它与大汉相遇呢?不用说,要是相遇的话,大汉的胜算甚至连百分之一都没有。于是绿叶在此时一直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这样一个危险地炸弹铲除。如此队伍,在这一侧也早已吸引了所有选手的注意力,选手们都是明智的,他们全都联合起来对付这一个队伍,此时以多击少得战况才险险的保持住了能与它对抗得局势。

  “又来了!”落下的泥巴分毫不差的击中了队伍中一名队员的脸,这名队员暗骂一声,赶忙动手搓了起来,其余三人同时默契的将这名队员夹在了中央,确保他在短时间之内不受伤害。

  “小心”突然,一名红褐色头发的少年紧接着低呼一声,这位少年与绿叶差不多大,不过战斗能力却比绿叶要高得多。虽不是这个团队的主力,但也没有给这个团队拖什么后腿,这对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孩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接着,只见他的头迅速偏到一旁,险而又险的躲过了另一块淤泥。其余两人听到他的声音之后也迅速闪开,这才躲了过去。

  “少爷,那个家伙攻击我们越来越频繁了,再这样骚扰下去我们很快就会被压制住了。”一名队员道。

  少年皱了皱眉道:“是什么人敢和我作对,一会儿查查他的来历,让他知道我是谁。”

  少年左侧,另一名队员瞪了一眼刚说完话的那位队员,道:“少爷,您别惹事了,族长才让我管好你让你不要再干出出格的事情,如今那件事才平息不久,你可千万别再做出什么啊..”

  这位队员就是那位实力与一号选手和大汉相差无几的队员,但有些令人惊讶的是,他是一名老者。

  不知为何,听完老者的话,少年却是在顷刻间勃然大怒,“我要你管!”。少年的面前此时正有一位选手在疯狂的攻击他, 可他却在瞬间放弃了防御,而是重重的一脚踢向了他身旁的那名老者,他的眼中带着无比的愤怒和暴虐之色,仿佛像是主人在痛扁自己的狗一般。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名老者却是在被踢倒的一瞬间用自己的身体主动挡住了少年面前那位正疯狂攻击少年的那名选手的攻击。如此场面让众人不禁哗然一片。

  场外,无数观战者议论纷纷,不过表达的意思却都是这个少年没有家教、暴力,等等贬义的话语。绿叶在树上也是看傻了眼,这不是欺负老人吗?可所有人此时最疑惑的也是老者和这位少年的关系,为何少年如此对他,他还不敢多说一句话。

  “啪!” 突然,一道响亮的,有些近似于扇耳光的抽打声暴响在了众人耳边,响声过后,只见那位少年的脸上多了一块硕大的淤泥,脸上没有被淤泥盖住的部位全都变得通红,可见这块淤泥在贴上少年脸部时的力度有多大了.....

  少年暴吼一声,用手使劲拍打起了自己的脸部,无比愤怒的目光却被这块硕大的淤泥狠狠地压在了一片黑暗之中。他已经忍无可忍,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今天他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别人欺负。

  “啪~” 又是声抽响,只不过这一次的响声却比刚才的要小得多,原因很简单,这一次的泥巴是贴在上一次的泥巴上面的,并没有直接打到脸部。绿叶太狠了,人家这块泥巴还没有搓下来,又飞了一块上去,但同时,这也让少年的心中的愤怒提升到了极点,少年的身体都近乎气的颤抖了起来,他此刻竟忽然之间忘记了这是比赛,他现在只想把丢泥巴的这个人碎尸万段。

  “你滚开!” 老者凑上前去想去帮助少年,却又被少年狠狠地踢到了地上。少年仅仅将自己眼睛附近的泥巴清理干净,他已经顾不得脸部的形象了。血红的双眼弥漫着杀气,无比愤怒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每一寸土地,包括大树。

  “少爷,不要。” 老者一看见他此时的状态就立刻知道了他要干什么,不过此时已经由不得他来控制了。突然,少年的脸部出现了一丝邪恶的笑容,狰狞的面孔下,一团火红色的光芒从他脚底荡漾开来........

  这是....枫环。

  他竟然开起了枫环,场外,裁判立刻大呼出声,“犯规!犯规!”

  “规?我就是规!” 少年冷哼一声,翻腕之间,他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把利刃,可见,他的职业是一名飞侠。

  老者眼看少年已经开启了枫环,他也不再犹豫什么了,立刻也开启了自己的枫环。红光闪耀,六颗形状相同的水晶枫叶球在他周围旋转着,夺目的光芒,使看见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观战者们更是瞪大了双眼,六十级啊,竟然有幸看到六十级的枫之者在此,这简直是大饱眼福。

  老者两步之间就来到了少年的身旁,劈手抢过他的短刃,抓住他的手就向场外走去。

  “你干什么!” 少年奋力想掰开自己的手,老者那雄厚的力度却让他无能为力。老者边走边说道:“少爷,回家吧~。”

  “回家?现在有人欺负我,我要杀了他。” 少年暴跳着向老者吼道,双脚却是被迫的向场外走去,他的等级也不过只有十几级,十几级面对一个六十几级的枫之者来说简直犹如蚂蚁一般,任人宰割.......

  “我的手~” 突然,少年闷哼一声,接着不再说话,脚步却死死的停了下来。

  老者回头看去,意识到自己抓他的力度过大了,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少年的嘴角处却是在此时荡开了一丝冷笑。

  下一秒,少年消失了。

  隐身术。杨晨在外,一下就反应了过来。他早已来到了竞技场外面,只要绿叶一有危险,他就算是打破这个屏障也要冲进去把他带出来。

  老者反应稍微慢点,但也很快意识了过来。他静静地观察着四周,开启精神力搜索着少年的动向,凭借自己的精神搜索老者可以肯定,少年此时就在他附近。

  不知为何,突然,老者感觉自己的头顶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当他反应过来时,少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你真没用” 。在用自己的魔法针触碰到老者头盔的那一刹那间,少年还不忘冲过去狠狠地的踢了一脚老者。伴随着一道残影,老者消失了....

  另一边.

  “呵呵,机会来了” 在另一颗大树上,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子正靠着树干,双眼寸目不离的盯着树下的少年。

  这位女子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很漂亮,总给人一股神秘的感觉。她的耳朵并非像常人那样圆滑,而是两朵尖尖的弧度。其实她从一开始就进来比赛了,不过她却并未传送一人出去,他来这里比赛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掉树下的这位少年。

  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长时间了,刚才她不敢下手,就是因为老者一直在少年身边,现在老者被传送了出去,这当然是最好的时机。

  她的手中拿着两个弩,左右手交叉,传奇一般的双弩正被她缓缓抬起。女子的手指,慢慢靠向了机关的弦........

  绿叶在疯狂地奔跑,他的身后一名少年正追杀他,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追杀的感觉,心中的压力,让他恐惧到了极点。

  再没有丝毫俏皮,他刚才刚一下树,少年就疯了似的追杀他,危机感四面起伏,他此时只想冲入人群之中,让哪个好心的选手把他传送出去。

  论速度,绿叶是远远不及的。别人是枫之者,而绿叶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这一片平地上,他可谓是没有任何优势,距离也渐渐被拉进。

  一道黑影闪烁,绿叶只感觉眼前恍惚了一下,下一刻,他仿佛撞上了什么东西一般。

  原来撞上绿叶的,是少年的一个队员。那名队员将绿叶放倒之后就立刻离开了这区域,当绿叶再次想站起来时,双手却已经无力的被另一个人压上了。

  狰狞的面庞与绿叶面对面。追着绿叶的那位少年扑到了他身上,极为阴沉的看着他。由于有魔法伪装服,所以少年并没有看到绿叶的面庞是多么害怕。

  突然,少年笑道:“刚才是你丢的泥巴吧。” 绿叶没有吭声,因为他从少年的双眸中仅仅看见了暴虐和狰狞,此时对他说话,显然不会起到任何效果。”

  利刃已经被老者带了出去,少年此时根本无法迅速杀死绿叶。他见绿叶不说话,慢慢站了起来,直接一脚踩在了绿叶的脸上。

  “哈哈哈,你不是很能丢吗,你不是丢的很准吗,你怎么不丢了?丢啊!” 他踩的越来越用力,并且鞋底还在绿叶的脸上转了起来,绿叶呼吸越来越困难。到最后,他直接狠起一脚跺在了绿叶的脸上,这一下,差点打的绿叶昏了过去。

  脚还在转着,仿佛绿叶的脸部就是一个鞋垫。绿叶死死抱住踩着他的那只脚,只可惜,他的力量完全不能与少年相抗。一股无力感从心蔓延到全身,从小到大,他就是这样被人欺负的。

  “叫声爷爷,我不踩你了!”。少年停止了转动,但他的一只脚依然踩在绿叶的脸上,俯着身子,极为仁慈的向着绿叶说道。

  绿叶想哭,为自己的无力而哭,但他绝不会哭泣。每每到这个时候却也是他最倔强的时候,也许,别人可以将他的脸踩在脚下,但他却绝不允许别人将他的自尊踩在脚下。他沉默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少年,不说一句话。

  少年愤怒了,加大了脚的力度,“你不想说?叫声爷爷就放过你,叫啊!”。又是一脚跺在了绿叶的脸上,绿叶感觉仿佛一切都在摇晃。

  “叫不叫!叫不叫!叫不叫!” 少年咬着牙齿,一脚接一脚的跺了起来,而每一下,都跺的绿叶头晕目眩,但越是如此,他的神志却越为清楚。

  突然,绿叶在又一次脚要下跺时紧紧抱住了少年的脚,同时用力上挑,失去平衡的少年惊呼一声,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绿叶冲了上去,死死掐住了少年的脖子,少年也死死抓住绿叶的手,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谁也不愿意放手。

  绿叶经常被人欺负,但他绝不会懦弱,他会害怕,但他绝不会胆怯,在自尊心一次次的遭人侮辱时,他忘记了一切。

  他忘记了一切,他的意识中只有掐住这个少年的脖子。他忘记了一切,是因为世上的一切没有多少能够值得他留恋的。

  少年暴吼一声,用尽全力翻身而起,绿叶被远远地弹了出去。少年的脖子已经被掐的发红了,但更红的是他的双眼,他此刻,要将绿叶碎尸万段。

  “小丑,刀拿来。” 少年向着旁边的那名队员暴喝一声,那名队员犹豫了一下,从衣服里取出了一把小刀,正在他犹豫是否要将刀交给少年时,他视野中的景物却是拼命摇晃了起来。

  少年冲过去将那名队员重重踢到了地上,并一手夺过了他手中的刀,向着绿叶,直接冲了过去。

  绿叶正趴在地上喘息着,刚才的爆发已经消耗了他很大的力气,他睁着半只眼睛盯着向他径直冲来的少年,当然,他还看见了少年手中的短刃。

  绿叶没有跑,或者说他已经没有了跑的力气,但此刻他心中也并不害怕,竟做好了要战斗的决定。

  少年手中的利刃直接向他笔直刺了过来,绿叶凭着反应,双手使劲夹着短刃,同时一脚踢向了少年。

  “绿叶快跑!”

  场外,杨晨却是急坏了。以绿叶的能力,又怎么能够和眼前的那位少年相比呢。也不管能不能听到,杨晨已经失声大叫了起来。

  大叔站在杨晨身旁瞪大了双眼,满脸不知所措的样子,他也不希望绿叶出事,要是绿叶出事了他该怎么跟利琳交代啊。

  枫之者不是吃素的,对于绿叶比普通人还普通的攻击,少年直接一拳打在了绿叶的脚底。

  又是一阵剧痛。从小到大,每打一次架绿叶就注定了被挨打的结局,今天也不列外,绿叶直接被打翻了。

  少年毫不停留,暴喝一声,冲过去骑在了绿叶的身上,抄起手中的短刃,刺向了绿叶的喉咙。

  绿叶汗水滴落,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向自己刺来的短刃,绝望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一颗大树。下一刻,绿叶却惊奇的发现,树叶,是...是金色的!

  “什么!” 本已做好了必死的心理准备,可一声惊呼却重新震醒了绿叶。回头看去,绿叶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周围赫然出现了一层金色屏障,将离自己的喉咙不到几分米的短刃阻挡在外。

  “你!” 少年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屏障,望向绿叶,死死地盯了数秒。

  突然,少年不再看他,手中利刃灵动,对着绿叶的全身乱舞了起来。可每舞到一处,金光就会从那里开始泛滥,无论怎么攻击,那道屏障始终能将利刃阻挡在外。

  “这是什么!” 全场都为之震惊了。所有观战者都屏住了呼吸,静静观赏着这神奇的一幕。他们都是普通人,枫之者战斗的场面更是很少见到,然而,他们更是没有见过枫之者对一个普通人无能为力的场景。

  特鲁大叔眼睛瞪得老大, 他身边的杨晨却是焦急不散,这屏障虽然神奇,但杨晨不知道它到底能够支持多长时间,裁判已经派出了枫之者去阻止他们,杨晨只希望绿叶能坚持到那个时候才好。

  就在这时,树枝摇晃之间,一名女子按上了机弦.........

  “嗖~”

  绿叶的瞳孔突然剧烈放大。少年突然停止了攻击,因为,他的头上竟凭空出现了一把箭,箭出现了以后,绿叶才勉强听到了空气被划破的声音。

  他已经顾不上这只箭的速度了,因为下一秒,让他更加觉得不可思议,和一生难忘的事情发生了。箭是一只红色的,并还泛滥着光芒,但在一瞬间过后,这把箭犹如残影般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少年静静地尸体,和脑中滴在绿叶魔法伪装服身上的鲜血。

  我?我杀人了?

    766游戏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766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